番二135:只要是你, 不用想那么多(2更)

软件园

几人在客厅待着看了会儿电视,闲聊几句,傅欢说想和傅渔一起睡,怀生只能乖乖腾出了枕边位置,这位虽小,以后怕是也要喊声姑姑,自然要顺着点。Δ』看Δ书』Δ阁www..co

“牧野,你今晚一个人睡没问题吧”傅渔看向京牧野,他下载了围棋游戏,此时还在人机搏杀中。

“嗯”他愣了神,一时没听清她在说什么。

“要不怀生,你今晚带着牧野睡吧,他比较小,外面电闪雷鸣,我担心他害怕。”

怀生和京牧野同时看了对方一眼。

“其实我不怕这个”京牧野蹙眉,他已经是高中生了,早就不和人同床睡,干嘛要和怀生住一起。

“外面打雷这么响,你肯定害怕的,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傅渔觉得你害怕,你就是害怕

怀生没作声

他看得出来,傅渔今晚其实是想给傅钦原和京星遥制造机会,但是她也犯不着把自己丢出去的同时,还给他塞个小子吧。

“怀生,那今晚牧野就由你负责了。”傅渔冲他微笑。

“我知道。”无非是想让他看紧京牧野。

所有人都是心底有数,傅渔今晚表现太明显了,傅钦原觉着今晚要是不发生点什么,傅渔怕是能按着他俩的头,强迫他俩做出些东西。

“那、我先回屋。”京星遥是最先离开的。

众人各自回屋,傅渔和傅欢早就聊起了天,反正机会给他们了,自己尽力了,剩下的,就只能靠他们两个人把握了。

怀生和京牧野则是面面相觑,开始大眼瞪小眼。

两人躺在床上,外面疾风骤雨,京牧野抿了抿嘴,还是开口打破了沉闷,“你是研究佛学的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们上学的时候,都学习唯物主义,你研究这个有用吗”京牧野无非是想找个话题聊聊,要不然太闷了。

可是他提起的话题实在太大,而且带着质疑的味道,怀生自然要好好给他科普一下

这就导致,京牧野生生被洗了一夜的脑。

等他第二天醒来,满脑子还是佛祖和阿弥陀佛。

另一边

京星遥刚洗了澡,听到敲门声,就知道是谁来了,傅钦原进来时,发梢还滴着水,脖子上挂着毛巾,“进去说”

“嗯。”她退开身子,待他进来后,才关了门。

“今天说到订婚的事,你怎么看”

“你呢”傅渔提议一起办婚礼,她是有些心动的。

“我自然是很想的,要不明天回家,我就和我爸说说”

只是难得在外过夜,两人关了灯,靠着看了部电影,两人距离也就近了

这一场电影终究是没看完。

秋天的疾风骤雨持续了整整一夜。

翌日一早,雨停了,秋阳浓烈,就连空气都透着别样的清新。

傅欢昨天和傅渔聊了很久,她打着哈气出去吃早餐的时候,就看到自家大哥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。

想也知道,他昨天晚上肯定是得逞了。

“我出去买的早点,坐下吃吧,有你最喜欢的灌汤包。”

“谢谢哥。”傅欢知道,换做平时,她哥对自己不会这么体贴,自己算是沾了嫂子的光吧。

傅渔和怀生早起出门散步,回来时,瞧着傅钦原的模样,傅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露出了类似于老母亲般的微笑。

自己昨晚都做到那个份上了,他要是还没动静,她怕是会怀疑他是不是身体有问题了。

吃了早餐,傅钦原自然要开车先送京家姐弟回去。

京寒川心底隐有不好的预感,倒不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对女儿占有欲多强,也知道某些事迟早都会发生的,有了喜欢的人,恋爱结婚生子是很正常的。

不过是做父亲的,知道有个狼一直对女儿虎视眈眈,心底总是不舒服的。

当姐弟俩回来时,京寒川略微蹙眉。

京星遥看他眼神还略有闪躲,他心底大抵就猜到了,昨晚那小子肯定是出手了,只是相比较她,更憔悴的居然是京牧野

这小子昨晚到底干嘛了,黑眼圈这么重。

“爸,我先上楼休息。”京牧野拖着身子往上走,没休息好,脚下趔趄,楼梯踏空,差点摔着。

“他昨晚在干吗”京寒川看向京星遥。

“他昨天和怀生一起睡的,我不清楚干嘛了。”

京牧野昨晚听怀生说了半夜佛经。

其实这也不能怪怀生,京牧野一直绅士优雅,看怀生讲得特别专注,也不好意思出声打断,觉着太不礼貌,心底想着,再听五分钟,然后就进入了恶性循环

他本以为,这种东西,应该很催眠,可是有人在身边念经,真的睡不着。

“怀生”京寒川蹙眉,想起他的木鱼,一阵头疼。

“肯定是昨晚没休息好吧。”京星遥说道。

“那你呢不需要休息”京寒川话中藏话

“我也回房了。”京星遥还穿着昨日的衣服,昨晚折腾了,穿着很不舒服。

京寒川盯着她的背影,偏头捏着鱼食儿喂鱼,今天天气不错,很适合出去走走

云锦首府

今日周末,傅沉并没去公司,瞧着兄妹俩回来,一看到傅钦原的表情,这心底也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按理说,儿子感情顺利,他应该开心才对,可这也预示着,他和京星遥的事情肯定也要提上日程了,真是多事之秋啊。

现在不是流行晚婚怎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着急

还喜欢扎堆结婚。

果然还是养女儿好,养儿子太操心了。

他打算今天去傅斯年那里看看,探探风声

“今天有空吗”傅沉打了电话过去,“出来坐坐”

“有事。”傅斯年语气如常冷硬。

“周末,你要工作”

“不是,约了人。”

“约了谁,能让你拒绝我”傅沉轻笑,毕竟是他长辈,傅斯年平时不工作,基本都是一约就出来了,拒绝他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“寒川约我去喝茶,你要来吗”

“那你们喝得开心。”

傅欢回屋后,玩了会儿手机,就拿了一套数学卷,准备写作业,大神不在,只能专注学业了。

傅沉此时正在书房,拿着笔在纸上备注提亲需要准备些什么,现在时代不同,他以前提亲用的那些清单,也用不着了,只能自己先斟酌着。

傅沉盯着清单,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,太难了。

当初自己怎么没生两个女儿

傅钦原小时候就不省心,高中后才顺心了几年,平时相爱相杀,没少气他,傅沉想起以前,宋风晚怀孕那会儿普度大师给自己解的签

这个人与自己一生纠缠,躲不过

而此时一架飞机已经从国外悄然回京